中国是倒丁字型社会结构吗 2019-12-02 16:55

  第二,按职业来进行统计并形成的量表与当前农民是以家庭为单位进行的劳动力再生产现实之间存在着巨大差距,尤其是当前中国几乎所有农民家庭都存在着“以代际分工为基础的半工半耕”家计模式,即年老父母留村务农,年轻子女进城务工,仍然种植大田作物的农民家庭。表面上看,中国社会结构中因为存在一个庞大的农民阶层,这个农民阶层处于社会收入与声望的底层,似乎农民阶层构成了中国社会结构底层的长长一横,从而形成了中国社会的倒丁字型结构,实际上,因为中国城乡二元体制对农村和农民的保护。将作为农民最后退路和保障的返回农村的权利强制性留给农民,不向城市开放,不向市场开放,不允许农民失去返乡权,这是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得以成功避免一般发展中国家存在诸种问题的最大经验之一。

  内容提要:李强教授认为,中国社会结构是“倒丁字型”结构。本文不同意李强教授的结论。文章认为,当前中国存在一个保护型的城乡二元体制,这一体制使得中国社会结构具有与一般发展中国家完全不同的性质。中国不是倒丁字型结构,而是类纺锤型结构。中国社会结构是创造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发展奇迹的重要原因,也是未来中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凭借。“倒丁字型”社会结构的概括与事实不符,由倒丁字型社会结构所推论得出的政策建议倒果为因,可能对中国进一步的改革造成误导。

  作者简介:贺雪峰(1968-),《学术界》本期封面人物,湖北荆门人。1989年毕业于黄冈师范专科学校生物学专业。1996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科学社会主义研究所学专业,获法学硕士学位。现为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主要从事乡村治理研究和乡村建设实践。1998年以来,长期坚持在全国农村驻村调研,累计在全国20余省市自治区调研超过1300个工作日。倡导对农村政策的社会基础研究,具体研究领域从村民自治研究扩展到乡村水利、农村医疗、农村调解、公共卫生、老年人社会保障、农村文化、农村宗教、农村土地、代际关系等诸多方面。2002年发起并一直主持湖北洪湖和湖北荆门若干村庄的乡村建设实验。累计发表100多篇学术论文,被《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转载100余篇次,出版20部学术专著。提出了大量具有一定价值的学术观点,其研究成果受到学界重视,论文被各类学术期刊引用近万篇次。贺雪峰及其学术团队的研究引起有关政策部门重视,主持撰写的政策咨询报告多次获得国家批示和相关部委采纳,仅2014年撰写的政策咨询报告即获得数十位省部级领导批示。贺雪峰倡导建立有主体性的中国社会科学,主张“田野的灵感、野性的思维、直白的文风”。以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为基地,培养了一批具有一定学术能力的研究者,形成了具有显著特点的华中村治研究学人团队。

  清华大学李强教授认为,当前中国社会结构是一种倒丁字型的结构,其中构成倒丁字型结构底下一横的是巨大的农村社会阶层,而构成倒丁字型结构一竖的则更多是城市社会阶层。李强认为,倒丁字型结构是罕见的,与金字塔结构相比,倒丁字型所表现的阶层之间的界限更为突出,是直角式的,下层与其他阶层之间几乎完全没有缓冲或过渡,是非此即彼的。造成倒丁字型结构的原因是中国的户籍制度。李强认为,倒丁字型结构及其必然导致的结构紧张可以用来理解和解释中国社会的种种矛盾和问题。中国社会运行的巨大难题就在于,倒丁字型结构造成社会群体之间需求差异太大,社会交换难以进行,几乎所有的社会问题如秩序问题、治安问题、贫困问题、艾滋病问题、问题,等等,都可以从倒丁字型结构和结构紧张上得到解释。李强认为,如果想从结构紧张型社会进入宽松型社会,最根本的还是要完成社会结构的转型,即扩大中间阶级数量,改变倒丁字型结构,办法就是改革户籍制度与增加城市容纳力。①

  2015年李强在《北京日报》发表《我国正在形成“土字型社会结构”》的评论,认为通过六普资料与五普资料的比较,相对于2000年的中国社会结构,2010年中国社会结构中“得分值较低的底层群体出现了明显的向上流动的趋势。中间层的某些群体主要是中下群体有所扩大。但是,从总的社会结构图形看,大体上还是属于底层比较大的社会结构特征,基本上可以说还是类似于一种‘倒丁字型社会结构’,当然,如果说形状是‘土字型社会结构’也可以”。②

  4.中国社会结构要缓解紧张状态就应当改变倒丁字型结构,根本办法就是进行户籍制度改革和提高城市容纳力,或者说就是要鼓励农民进城并为进城农民提供正规化就业的保障。

  总体来讲,笔者不同意李强对当前中国社会结构的概括,更不同意他关于社会结构紧张原因的分析和解决社会结构紧张的政策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