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专业分工、社会化生产构成农业现代化三要素 2019-12-02 04:06

  位于上海金山区的上海逸耘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致力于农业发展模式的探索与创新,成为目前国内唯一实现了“互联网+种植养殖”的企业。

  逸耘农业通过“集约”形式,组织个体农民实施规模化生产,提高生产效率;通过组织种植绿色农产品,使得农民的收入大幅度提高,同时也使社会得到好产品。

  据上海逸耘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张炎夏介绍,逸耘农业模式有三大特点:实现了农产品生产的过程可由消费者通过互联网实时监控;种植养殖全过程的录像可事后通过扫描产品包装上的二维码实现全程追溯;客户可在公司的《零售生鲜蔬菜期货平台》上交易自己种植养殖的产品。

  首先,公司通过互联网创造性的实现了手机直接控制农业的种植和养殖,使得消费者也可以通过手机控制千里之外的农田灌溉施肥并且实时监控作物的生长情况。公司的产品因此率先实现了在生产过程中就引入消费者的参与,从体制上杜绝了种植养殖过程中使用化学有害物质的可能性。

  其次,扫描公司农产品上的二维码,就可以下载该产品生产全过程的录像到手机或者电脑上(目前国际上还只能做到下载产地和生产商信息)。

  第三,最重要的是:公司破解了生鲜农产品因为无法保鲜而不能期货交易的难题,在全世界率先开发出《零售生鲜蔬菜期货交易平台》。公司预售的所有产品,只要还没有交货,客户均可在公司的《生鲜蔬菜期货平台》上挂牌,加价或者减价再出售他过去预订的产品。加盟公司的农民,也可以将自己的农产品在刚刚种植下去的时候就在公司的期货平台上挂牌销售。

  2004年,张炎夏来到上海市金山区,品尝了当地香喷喷的大米后,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这么好吃的米,市场上却没有卖?廊下镇长告诉他:“金山近海又临江,碱性的土壤配弱酸性的水,就能长出又香又糯的米。可是农民个体经营,数量很少,所以难成气候。”

  张炎夏很想把这种口感独特的香糯米推向市场,可既没资金,也没有地,怎么能把农民组织起来形成规模呢?两年之后,他终于找了解决方案:借鉴美国的农业模式。

  张炎夏说:“我在美国种地的时候,两三个人就管理几百万亩地。还没有播种,期货公司就会来说:‘你的麦子我们全收了,价格参照麦子收获时的期货价格。’与期货公司签订完合同后,我就把合同抵押给我的银行。然后,种子公司会来找我,只要我同意,他们就立即会雇几架飞机为我播种,播完后我不用付钱,只要签个字就行。种子公司拿着我的签字去我的开户银行,我的开户银行就会开一张信用证给种子公司。信用证的内容是:银行担保我在麦子收获时付款给种子公司。种子公司拿到我的银行的担保函就可以去自己的开户行申请抵押。施肥打药耕地也都是如此。到了收获的季节,不用我通知,期货公司已经在卫星上看见我的麦子成熟了,他们立即会派几百辆收割机来割麦子,我只要在门口过磅即可。最后双方签字确认,我把确认单交给银行,他把货拉回仓库,然后立即把货款汇到我的账户。银行收到期货公司的货款就会立即把我过去欠种子公司、肥料公司、农药公司的款结清,把剩余的差价交给我。我种麦子的过程就是这么简单。”

  张炎夏表示,从美国种麦子的过程中不难发现,美国和中国种麦子的方法是一样的,也是播种、施肥、打药、收割……可是,美国是农民经营管理,专业工人种地,并且是社会化生产。而且,美国的农业生产无需流动资金。

  美国农业不是公司雇佣农民种地,而是农户雇佣公司为自己种地。所以,公司不但剥削不了农民,还要为农民垫付资金。

  张炎夏介绍,上海逸耘农业发展有限公司高价与个体农民签订承包种植“金山博士米”的合同。由于是高价收购,要求签订合同的农民非常多,一下子就集中了几千农户的几万亩地,规模的问题就解决了。

  规模大了以后,一方面,农民种地所需要的种子肥料等所有生产资料的资金就由公司垫付了,农民种地不用垫钱了;另一方面,公司集中供应几万亩地的肥料农药,因为数量非常大,能直接去厂里采购,不仅可以打8折,更重要地是还可以赊帐。这样,公司也不用垫付资金了,还大大降低了种植成本。

  有了规模,统一提供肥料农药,无公害种植就实现了。由于无公害稻谷的销售价格高于普通稻谷,原来公司高价收购稻谷导致的成本增加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有了规模,收割不仅实现了机械化,而且收割几万亩的单价只有常规价格的一半,甚至更少。进一步降低了种植成本。

  有了规模,农民交售稻谷的时候可以直接进国家粮库,公司就可以享受到“国家粮食收购专项”,用国家支付农民的稻谷款,公司也不需要流动资金了。

  有了规模,连大米加工的问题也解决了。最好的大米加工厂抢着为“金山博士米”加工,它们为了得到米糠,连加工费都不收。

  有了规模,大米有了品牌,都不用自己卖了,“金山博士米”成为第一个进入超市销售的上海本地品牌大米,并且价格高出普通大米好几倍。

  有了规模,就有了支付超市的入门费的资金,张炎夏运用工业化生产方式“社会化生产”的思路,不搞专卖店,依靠近百家超市门店卖米,不仅节省了大量门店的投资,还节省了营业员的费用。公司管理着几万亩耕地,却只需要几名员工。

  最重要的是,这种规模不需要农民交出土地,比“土地流转”更受农民欢迎。就这样,“金山博士米”一炮打响。逢年过节,客户都会拿着支票排队买米。

  张炎夏表示,地理大发现之后,由于美洲地广人稀、土地肥沃,粮食生产价格低于欧洲,这就导致欧洲贵族无种地冲动,把大量农民赶出农场,特别是英国的“圈地运动”,甚至导致许多人饿死街头。而此时美洲需要大量的英国手工业制品,比如镰刀,而英国镰刀的产量却十分有限,因为打镰刀是一门难以在短时间内掌握的手艺活,失业农民无法在短时间内掌握此技能。于是,新的生产方式诞生了:专业分工。

  有人把打造镰刀的复杂工艺拆分成5个简单工序:炼铁、打铁、淬火、磨刀、包装。这样,下岗农民经过简单培训就能上岗。而且当时对这些农民几乎不用支付工资,只要管口饭吃就可以了,成为廉价劳动力。

  专业分工后,不仅镰刀的产量因为大量农民能上岗而大幅度提高,而且因为农民的人工成本大大低于工匠,镰刀的生产成本也大幅度下降。更重要的是,镰刀的质量也大大提高了,因为过去一个工匠可能一辈子只打几百把镰刀,因此对淬火这样需要大量实践经验才能掌握的手艺也并不能都掌握好。而专业分工以后,一个专事淬火的工人,一天就要淬火几百把镰刀,水平远远超过过去的工匠。如打铁,磨刀的情况也一样。

  可以看出,是镰刀的生产方式的改变(而不是生产方法的改变)大大提高了英国镰刀生产的效率。虽然镰刀的生产方法没变,还是炼铁、打铁、淬火、磨刀……但是生产的组织形式变了。所谓的生产组织形式,就是生产方式。但是,仅仅靠专业分工是不够的。

  很快,随着那些聚集在城市街头的失业农民都有了工作,又出现了新的矛盾:资金出了问题。规模大了,流动资金出问题了。

  销售商需要垫付运输途中的资金,镰刀厂需要垫付生产期间的资金。于是,银行应运而生。新的生产方式也诞生了:社会化生产。

  张炎夏说:“镰刀的生产形成了更专业的分工:从工厂内的工序分工发展成更专业的‘工厂之间的分工’:炼铁由炼铁厂,打铁由锻造厂,淬火由热处理厂,销售有代理商,资金有银行。银行的介入,使得工厂能够凭订单贷到生产资金,不仅生产的流动资金问题解决了,镰刀生产的风险也被各个工厂分摊了。这就使得原始的专业分工生产方式进一步发展到‘专业分工+社会化生产’阶段。所谓社会化生产就是别人为你生产。从过去拿到订单自己生产镰刀转变成承包给各个专业的工厂生产,自己只要负责组装即可。炼铁厂按照要求炼铁,锻造厂按照要求打镰刀,热处理厂按照要求淬火,磨刀厂按照要求磨刀……这些专业工厂因为不只是为一家服务,因此产量比过去自己干的时候大得多。产量大了,生产成本就低了,质量也更好了。最重要的是,自己只要预付订金就可以了,不再需要垫付全额生产流动资金。而这些专业工厂,凭订单就可以从银行。”

  张炎夏介绍,比如波音公司,每年生产飞机几百架,按照中国传统的生产方式,起码需要几百亿流动资金。可是社会化生产使波音公司几乎不需流动资金。

  因为,如果航空公司向其订购一架客机,需要先向其支付20%以上的订金。波音公司只要将其中的一半支付给上游厂家既可。比如,机翼在中国生产,发动机在英国生产,雷达是意大利,驾驶舱是法国……波音公司只要向它们支付订金就可以了。

  而中国的机翼制造厂只要拿到波音公司的订单就能从银行贷到款。配件生产厂也一样。飞机要交货时,波音公司会通知这些上游厂家将部件送到西雅图组装,客户验收后支付余款给波音公司,波音再与这些上游厂家结算。显然,波音公司从收到客户订金的那一天就已经开始盈利。

  这是真正的“专业分工+社会化生产”。好处不仅是流动资金不需要了,生产成本也大大降低,质量大大提高。什么都是自己干,不搞专业分工和社会化生产,充其量是放大的作坊模式,也叫放大的小农经济模式。

  张炎夏表示,长期以来,谈起农业,我们的注意力都只在机械化、规模化、科技化上。似乎我们和发达国家的农业之间差距就只是在设备、技术或者规模上面。以至于“农业的出路在机械化”这样很形式化的口号今天还有很大的市场。

  其实,农业的出路不在机械化而在工业化。因为机械化说的不过是操作方式而已——是用“手工”还是用“机械”的问题,而工业化说的是生产方式——工业化的“专业分工+社会化大生产”方式。(本刊记者:高柳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