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化作了山脉(7) 2020-07-24 01:55

  罗加周没有在高原上坐过车速这么快的车。盘旋的山路起伏不平,运送倾志明的车开出了“高速路的速度”。

  两个小时的车程中,罗加周和吴坤不停呼喊倾志明的名字,却得不到应答。每隔5分钟,吴坤都检查一次倾志明的生命体征,直至6月27日深夜1点37分,倾志明的右侧瞳孔放大。

  吴坤蒙了,瘫坐在车厢里,大脑一片空白。他大喊着让卫生员快上药,“已经不是输液了,是拿着输液袋子往里挤”。罗加周期盼着抢救能把倾志明拉回来,“他还这么年轻,肯定没问题的”。

  抢救了3天,战友们没有等到倾志明醒来。6月29日9点30分,这个将全部青春奉献在高原的年轻军人因抢救无效,不幸牺牲。

  王涛从新疆请假赶来,数不清的退伍老兵从全国各地奔赴西宁,广东的、湖南的、江苏的、山东的

  一名家在江苏的老兵刚接了个工程项目,原本说可能来不了了,但王涛还是在机场看到了他。“怎么能不来呢?要送老连长最后一程啊!”粗糙的汉子红着眼圈说。

  倾志明的骨灰被送回家乡西宁,7月10日在西宁市龙泉中心陵园举行葬礼。前一天晚上,王涛担心没人给倾志明守灵,摸黑来到陵园,发现已有3名老兵坐在倾志明的墓前。

  能来的都来了,来不了的就送花圈。叶争超负责联系的现役战友,起初他担心花圈价钱太高,有战友工资“吃不消”,但微信里一问,所有人都告诉他,“就买最大的!”

  7月10日上午7点20分,葬礼开始。从灵堂到墓地,300多级台阶,妻子张弛捧着骨灰盒,姐姐倾莉莉手捧遗像,身后是长长的送葬队伍。

  七连的老兵自发复制了一面“红七连”的连旗,在倾志明墓前展平。穿着各色服装的汉子们泪流不止,立正向老连长齐齐敬了一个军礼。

  留在老家的倾芯对一切尚不知情,她最近常给爸爸发微信,奶声奶气地怪他好几天没与自己视频了。张弛决定等她长大以后再告诉她,“爸爸是个英雄”。

  马军和徐鹏因为任务没法去送倾志明最后一程。葬礼当天,他们在海拔4500米的雪域高原上点了三只烟,7点20分时一起向西宁方向鞠躬哀悼。

  火力科参谋接手了随后的实弹射击演练,任务中,倾志明总结出的问题已被修正,火力分队新近的几次实弹射击,成绩全部是优秀。炮声隆隆,响彻高原,有时会觉得,那久久回荡的轰鸣就像礼炮,在告慰这位年轻军人的忠魂。(记者 郑天然 通讯员 孙利波)

  大山深处的营区。侯崇慧摄 崎岖的山路、高高的山岗、小小的营房、日复一日的坚守,这是甘肃总队兰州支队执勤十二中队官兵的生活写照。这些大山里的“守库兵”,担负着国家某库的守卫任务,他们长年累月与大山为伴、与哨所为伍,把大山当家园,把战友当兄弟,用青春和热血书写中...

  连日来,解放军和部队官兵发扬连续作战精神,日夜奋战在抗洪抢险一线, 用实际行动展示新时代军人的冲锋姿态。 受连续强降雨影响,湖北省麻城市阎家河叶家湾村桃林河沿岸大堤7月20日7点50分发生大面积塌方,随时可能出现决口险情,接到命令后,黄冈支队麻城中队官兵紧急...

  综合演练中,骑兵突击分队发起冲锋。 “01、01,前方发现小股敌人偷袭,请求增援。”骑兵连长朋瓜对讲机里传出尖刀班班长刘永俊的“求援”信息。 “一组负责警戒和殿后,其余人跟我来!”朋瓜拔出战刀,带领骑兵分队向尖刀班方向驰骋而去。 近日,陆军第76集团军某骑兵...

  从早上六点的暖色朝阳到夜晚零点的冷色月光,从云雾缠绕的如画梯田;到气势磅礴的深山峡谷;从炽热刺眼的光源色到硝烟弥漫的环境色......在云南红河某训练场,中人向战而行的身影无处不在!(李义) (来源:央广军事)

  免责声明:台海网转载自网络的文章和图片,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内容仅供参考。

  如我们使用了您的作品(包括文章和图片),请作者与本网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网,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